当前位置 :主页 > 中国资讯 > 内容正文

全国人大代表林勇建议:夫妻合休产假 男性陪产假42天以上

【 发布时间:2019-03-15 】

[摘要]今年两会,全国人大代表、民建广东省委会副主委林勇提交了《关于夫妻合休产假的建议》,建议夫妻合休产假,将男性陪产假延长至42天以上。”  谢雨锋认为,从宏观层面来说,我国发展现状无法支持该代表提出的夫妻合休产假,男性产假延长至42天以上且保证全额工资等建议。

  今年两会,全国人大代表、民建广东省委会副主委林勇提交了《关于夫妻合休产假的建议》,建议夫妻合休产假,将男性陪产假延长至42天以上。该建议引起不少媒体和网友的关注。

  >>代表建议

  夫妻应合休产假

  强制男性分担育儿义务

  继去年提出《关于将产假改为育儿假由男女合休的建议》后,这是林勇第二次提出《关于夫妻合休产假的建议》。由于这个问题目前未得到国家相关部门的明确回应,因此林勇希望再次呼吁以引起关注重视。

  建议中提到,我国现行产假政策包括针对女性的产假和针对男性的护理假(部分省市称为陪产假)。2012年,国务院颁布实施的《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》中规定,女职工生育享受98天产假,在此基础上,各省份在各自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分别规定了奖励产假。奖励产假从30天到80天不等,大部分为60天,个别省份产假合计365天。而各省份针对男性的护理假在7—30天不等,大部分仅为15天。

  林勇此前在接受采访时指出:“如果仅仅延长女性产假,会导致社会对女性产生偏见,且不利于家庭和谐。”而让男性分担一部分的育儿任务,一方面是为了保障女性在就业和职业发展上的权益,纠正就业上性别不公平的现象,另一方面也能提高女性的生育意愿,促使二孩政策达到理想效果,并利于改善家庭教育效果。

  基于以上原因,林勇建议,夫妻应合休产假,强制男性分担育儿义务;将陪产假与产假合并,由夫妻合休,其中男性产假建议为42天以上,具体天数各省根据财政能力自行确定,在上述规定假期内照发休假人全额工资;建议男女双方可在法定产假基础上申请延长假期至365天(夫妻双方休假合计);在法定产假后的休假期间,按照全额工资的75%发放工资,以缓解家庭的经济、人力压力。

  >>陕西政策

  法定护理假为15-20天

  有不少男性反映没休完

  《陕西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》(2016年修订版)第四十八条规定,职工合法生育子女的,在法定产假的基础上增加产假六十天,同时给予男方护理假十五天,夫妻异地居住的给予男方护理假二十天。

  对陕西男性来说,法定产假目前为15-20天。走访中,有不少男性休完护理假,还有不少向单位申请延长得到批准。当然,也有不少男性称没休完或根本没休过。

  西安市民冯先生说:“我是事业编制,2015年爱人生孩子时,被借调到一个很忙的机关部门,最后仅休了3天假。”

  公务员马先生说:“我当时休了15天产假,但其中包含2个双休日。男性的护理假已经这么少了,是不是应该把周末扣除呢?”

  >>市民热议

  受访者大多认为建议接地气

  但需要更健全的保障

  走访中,大部分市民都认为“夫妻合休产假 男性延长产假42天以上”的建议十分“接地气”。但也有人提出“两人同时休假,经济来源如何保障”等疑问,认为只有同时提出的“带薪”等相关政策真正落地,夫妻才敢真正合休。

  宝妈陈女士说:“我严重同意。产后42天,也是医学上所称的‘产褥期’,是产后恢复的黄金期。如果老公能休假在家帮忙,给孩子换个尿不湿、冲个奶粉、哄哄宝宝,对妈妈来说是一种生理和心理上的‘减负’。也能增进爸爸和孩子的感情,对孩子成长有利。”

  宝妈李女士说:“从男女平等方面,我也支持该建议。对女性的各类假期,不管是出于照顾还是别的原因,对其在职场的发展都是不利的。延长男性假期,有助于推动职场男女平等。”

  宝妈高女士说:“很多时候,工作是逃避家庭责任的‘借口’。给男性足够护理假,让他们没有理由‘逃避’,担起家庭责任,也有助全社会形成‘父亲也应参与育儿’的共识,抹掉不少男性抱有的‘妈妈生妈妈养’的老育儿观念。”

  宝爸孙先生说:“我也觉得提议好。但像我这种打工的人,还是有很多顾虑。比如,若和同事正竞争某个职位,陪产假该休还是不休?休完了,也许对方成了上司。我给了家庭40天的陪伴,但换来的也许是更多方面的‘损害’,比如收入、社会地位等等。”

  当然,也有宝妈、宝爸并不认可该提议。宝妈袁女士说:“如果给宝爸延长了陪产假,结果他无所事事,天天窝家里打游戏,是不是看着更烦?还不如让他去上班挣钱!”

  宝爸李先生也说:“我觉得,对于男性来说,赚钱养家还是第一要务。不然月供、孩子的奶粉、尿不湿钱从哪儿来?连这些都支付不起的时候,你说你待在家里给爱人搭手照顾娃,你说她看见你不烦?”

  专家:建议切中0-3岁托幼市场欠缺问题

  但可操作性值得商榷

  陕西省社科院副研究员谢雨锋认为,该方案切中了我国目前“0-3岁幼儿无处可托”的社会问题,但可操作性值得商榷。

  谢雨锋说:“任何社会政策的出台,都是对社会现状的综合评估,是针对现状存在问题开出的‘药方’。该代表提出的‘夫妻合休产假’的建议,是对目前我国目前0-3岁托幼市场欠缺问题的解决方案,但方案是否具有可操作性值得商榷。”

  谢雨锋认为,从宏观层面来说,我国发展现状无法支持该代表提出的夫妻合休产假,男性产假延长至42天以上且保证全额工资等建议。“建议中的做法直接脱胎于一些福利国家的政策或制度,需要相当的经济基础来支撑。但我国仍是发展中国家,发展经济、增加收入仍是第一要务。”谢雨锋说,“即使在经济发达地区,仍在追求的也是实现高质量发展。”

  “从微观层面来说,对众多希望通过奋斗改变生活的年轻人来说,该代表建议的‘夫妻合休产假’,有多少人愿意休?另外,大多不擅长照料人的男性即使给了足够长的产假,能否胜任产妇、婴儿的照料呢?”

  但同时,谢雨锋肯定了该建议对国家、社会在0-3岁托幼事业的责任的思考。“孩子的成长当然离不开父母的照料,但现代社会这样的状态已很难达到,需要更多可操作性的方案。比如,国家应加大0-3岁托幼机构的扶持,推动符合不同市民需要的专业月嫂服务。比如,可在各类职业教育院校中,加大对月嫂及相关托幼技能的培训,使其更规范化、职业化。” 华商报记者 付启梦

编辑:何媛



美国资讯 | 日本资讯 | 韩国资讯 | 德国资讯 | 英国资讯 | 法国资讯 | 网站地图 | RSS地图 | 免责声明

Copyright by 2014-2016国际资讯网. All Rights Reserved .联系QQ345946253
沪ICP备13001779号-1